Yujunya的小花园

命途多舛

我的女友终是没能嗅到2020年初春的暖风🕯️

2019年最后一天的早上,toto就躺在我床上静静地走掉了,就和生活中大部分遭遇一样突如其来,但又不得不接受。 五年一晃如瞬,记得那是高一的时候,朋友家的狗子生了一对一公一母需要领养,由于当时我朋友很少,家里就想养一只。跑到现场,就看到当时的TOTO压着她弟弟“打”。嚯,好强势一姑娘,属实惊到了我。之后每次遛狗,和别的狗狗相处也是强势,虽然不去惹事,但从来不会被别人欺负,甚至还会凶回去,让别人下次不敢欺负她。 领回来后,可能是我经常陪她疯的关系,高中三年几乎每天在家里时她都和我形影不离,每到半夜就偷偷钻到我被子里睡回笼觉,只记得每天都是被她屁股挤醒的,幼时的她很是喜欢和我疯玩,钻各种箱子,咬穿着手套的我,好不快活。 再后来,TOTO生了五只崽,家里帮忙接生忙里忙外好不热闹,toto也不闲着,强大的性格转成了强大的母性,五只小崽一个不拉de做好清洁工作,舔的干干净净,其余的送走之后剩下的小满也每天被她追着做清洁工作,原本最小体质最弱的小满也变成了结实健壮的狗子。不得不说,TOTO的带娃能力就和她性格一样强势。 29日,TOTO出现了呕吐症状,起初没注意,但又吐了几次,体温也低,于是30日就带去上海仁和宠物去诊断(对,就是车站南路这家),原来的老医师走了,剩下一群小生查半天没有什么结果,就说炎症指标高,按消炎打了点滴,带回家做好保暖,次日凌晨,toto走了。一切就是那么快,快到恍如隔梦,一场不真切的梦。 当场联系了火化公司,简短的仪式过后,便亲手送走了陪伴五年的小女友,TOTO的骨灰会再处理后做成晶石保存。记得刚领来时母上问我起什么名字,当时我不知怎么,脑子里突然蹦出crystal的名字,想她和水晶一样澄澈透亮,散发光芒,后来叫着叫着也就取最后的音节叫成了TOTO。种种回忆现在想来,我这个唯物主义者也有些相信敏敏之中会有缘分这种东西,或许是缘分让我遇到她是缘分让她陪我度过数载困难的时光。 还是建议各位,宠物医疗鱼龙混杂,认定医师能力和医院资格,至少狗子送去检查要能有条有理根据指标说出abc可能性吧,这一点仁和几位小生医师属实有问题,出事后第一反应不是提供解决办法,不是查找原因,先极力撇清关系,满口辩驳。过度悲伤,精力有限,况且狗子已火化,不想再过多找医院纠缠了,还是希望各位爱宠主人笃思明辨,选择真正有实力的医院。

TOTO,我想你了。